文/陳冠霖(綠光姐姐)

我曾經覺得,自己跟小孩子處不來的。即使我喜歡和孩子相處,他們似乎與我不親近,因為我從前總把笑容放心中,也就是滿懷愛心但面無表情,沒什麼親和感。高一時,我某日得到了一個訊息,是有關綠光志工活動的。而在這之前,我從沒參加過這樣子的活動─我從未帶過陌生孩子。不過,我其實不排斥與生人接觸;反而我認為這能更增進一個人的溝通與交流能力。對象是小孩子,是我較能自在應對的,而再加上我已經較過往更善將情感表達出來,會不會這將是我與小朋友們相處關係的轉機呢?我其實也想做個讓孩子信賴的人,不再像一塊冰,而能使人感到溫暖。於是我來到這裡,開始既期待又稍稍忐忑的帶孩子。第一次見到她,她就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。我原來以為小孩會很怕生,因為我以前就是這樣子。不過我現在也已不再如此怕生了!於是我放下平日如我這副眼鏡一樣厚重的死板,試圖輕鬆、自然的搭話。而她完全不怕生,很大方的對答也從不吝嗇給予笑容,使得我也能放心的相信,我第一步走的不差,也許挺不錯的。

每個禮拜五,就是我背著沉沉的書包,但踏著輕快的腳步,走進浸信會的日子。大家都曉得,一週工作日的最末,往往最多東西要帶回家。但浸信會的長椅上總還是有我置物的空間的!每每那兒的人員與老師等,都很關心前來的姊姊們。有了他們的關懷,再加上原本就很期待見到小朋友,我又能很有精神去找孩子們了。雖然她似乎對作業不熱衷,但我希望我能給她別的收穫。我試著告訴她,一些小故事,像我曾遇過、發現的小啟發等。其實課業並非生命中的唯一,我從前常被視為唸書不靈光,所以我不逼她,我曉得這沒用。

一週一週,我來這兒,盯一下她的作業,聊個天互動一下,然後向唸故事一般,訴說我希望她日後能記得的,我的啟發。像是,偶而她與師長有些小衝突,我便試著讓她知道,其實有時唸你的人是關心你,反而漠不關心才會不理不睬呀。也許這需要時間理解,不知長短。但她認真傾聽的神情,讓我不懷疑,有日她會懂的。偶而我也跟其他孩子們聊天,看著他們的純真自在,給了我打從心底的滿足。

來這裡的日子,我第一次感到,自己真的像個姊姊,而且能與小孩子和樂相處。我最初的小願景——使人感到溫暖,不敢說全然實現了,但我真心覺得自己邁出了步伐。謝謝整個協會與活動,謝謝所有人員,也謝謝所有小朋友,我得到的不只是週五的小確幸、愉快的回憶,更還有一心知足與幸福。謝謝老師給大家一個發佈自己心得回饋的機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