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陳東松

2007 年初,本人經過榮民總醫院的證實,罹患口腔癌第四期,從此開始了 漫長的治療歷程。

因為生病,讓我們的家庭從有到無,幾陷愁雲慘霧中。妻子淳茵不但要照顧我,同時亦要每天醫院、學校、家裡來回奔波,所有重擔都落在她的身上。當時我每天都要接受醫師的治療,妻子要趕時間到學校接孩子,幾乎可用焦頭爛額來形容。

由於癌症是長期抗戰,就在我們經濟到了山窮水盡,幾乎無法負荷孩子們的教育費時,「台中浸信會」的晨星班在這時候出現在我們眼前,它有如是溺者的浮木,讓我和妻子有了喘息的機會,不再為了孩子而煩惱。

同時因為要負擔龐大的醫藥費,我們沒有讓孩子上安親班,孩子在學校成績並不是很理想。自從加入晨星協會後,我的孩子學校的成績進步了,97 學年更得了最佳進步獎。

晨星協會不但幫我們教育孩子,讓他們獲得更多的照顧,在知道我們家經濟上的窘境,更是傾力地協助我們,讓我的孩子能免費的上課。本人對於台中浸信會以及晨星協會所有的老師及志工們,真的是萬分的感激,這份心情不是這枝筆所能形容。